【最智慧家庭教育】养娃“全链条”减负 北京优化生育政策路线图来了

分享

分享到:

    发布于:2022-02-11 09:00  浏览量:196  来源:最智慧家庭教育

“三孩”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正在各地加速落地。2月9日,北京市政府印发《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,提出到2025年,生育、养育、教育成本显著降低,生育水平适当提高的目标,并在生育假、陪产假、生育补贴、托育教学及女性就业等方面提出了22项具体措施,从生到养到教,“全链条”地解除生育家庭的后顾之忧。

生育假如何落地

33岁的张女士目前正在休产假,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自己原本有128天产假,在此基础上,单位又给增加了3个月,要到今年下半年才会回单位上班。除此之外,她还享受到了15天男方的陪产假和5天育儿假。“产假时间还算挺长的。也有哺乳假,不知道工作忙了以后能否保证。”

去年11月26日通过修改的《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目前已施行了一段时间,修改后的条例规定,女方除国家规定的产假外,享受的延长生育假由30天增加至60天。同时,子女满三周岁前,夫妻每人每年可享受5个工作日的育儿假。

此次出台的《方案》再次明确要求,要严格落实产假、哺乳假、延长生育假、男方陪产假等制度,设立父母育儿假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林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未来,相关法律规定还需要从劳动法层面上通过国家的立法来给予明确,增加法律的统一性和权威性,让相关规定更好地落地实施。

“生育假、男方的陪产假、父母育儿假,这些假期具有劳动基准的性质,一旦有法律作出规定,就具有强制性的效力。”林嘉说,“这些假期都是在劳动关系的基础上实施的,最主要的义务方就是用人单位。劳动者拥有了相关权利以后,用人单位需要配合保障劳动者享受这些权利。这就需要用人单位具有守法意识,不能阻挠或拒绝员工休假,员工休假以后扣工资、解雇都是违反法律规定的。”

保障女性公平就业

假期虽好,但各种假期的实施会不会导致用人单位用工成本增加,进而使女性就业面临更多歧视和困难也成为外界关注的一大焦点题。“这是一把双刃剑,有可能会出现这类问题。因此加强女性平等就业权或反就业歧视就显得更加迫切。”林嘉说。

为此,《方案》要求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,加强对用人单位的监督和执法检查,规范用人单位招录、招聘行为,用人单位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招聘和用人过程中,不得实施性别歧视。并要依法查处侵害女职工劳动保护、生育、公平就业等权益的违法行为。

林嘉表示,“国家在对待用人单位就业环节上,要明确把性别歧视问题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,需要在司法救济方面真正对歧视问题给予更多关注,明确哪些类型是就业歧视,对于歧视的后果要承担法律责任,要从司法方面进行明确。相关部门也应当建立比较好的投诉渠道,劳动行政部门对于劳动基准方面的问题应当进行监督检查,纠正用人单位的违法行为”。

而针对用人单位的成本问题,林嘉也指出,这涉及到权利义务的分配问题,用人单位需要承担更多法定、社会的责任。她补充道,“如果单位女性员工更多,休产假的情况更多,国家也可以从税收、财政支持、贷款优惠等方面适当地给予一些支持来分担一些单位的成本,寻求一个更合理的责任分配,让政策落地的可行性更大”。

对此,《方案》也作出要求,如综合利用保险、财政、薪酬等方式,健全假期用工成本分担机制。并要完善本市生育保险政策,确保参保女职工生育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生育保险待遇支付范围,及时、足额给付生育医疗费用和生育津贴。根据国家有关规定,逐步建立完善家庭养育补贴制度。

托育服务解后顾之忧

对于生育子女后要面临的“衣食住行”一系列问题,《方案》也都作了周全的考虑。例如住房方面,规定未成年子女数量较多的家庭申请公共租赁住房的,可以纳入优先配租范围,并在户型选择等方面予以适当照顾;出行方面,1.3米以下儿童乘坐公交、地铁,享受免票优惠。

不过,张女士告诉记者,她最担忧的还是子女的抚养和教育问题,“产假后陪伴孩子的时间过少,孩子交给老人或者保姆对孩子的教育多少会有些影响,尤其是开始上学后的接送和辅导作业问题,比较头疼”。

张女士希望,学校能够设置托儿制度,可以根据家乡需求灵活处理,合理按次收费即可。社会上也可以多一些有资质的托养机构。另外加强家政业从业人员管理,建立家政行业黑名单,对于有劣迹的家政人员永不录用。

事实上,北京已定下到2025年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加快建设的目标,将按照每千人口不少于4.5个托位、其中普惠托位不低于60%的标准,配置完善托育服务设施。《方案》要求,加大学前教育支持力度,不断满足家庭对普惠性幼儿园学位的需求,按照相关要求适当延长在园时长,给确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服务。此外,义务教育方面,也将推动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,统筹开展体育锻炼、课业辅导答疑和丰富多彩的综合素质拓展类活动。

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我国的托育体系尚不健全,或者说社会提供的公共托育服务体系尚未完全建成,而市场化的体系也良莠不齐,政策落地存在一定难点,需要全面构建一个托育体系”。此外,他还认为,我国教育资源具有不平衡性,要推进教育公平和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也有一定困难。

在推进教育公平方面,《方案》要求,持续加大教育投入,进一步改善中小学办学条件,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。支持城市副中心、回天地区、城南、新首钢等重点区域优化中小学校布局。支持各区通过集团化、学区制等办学方式,带动相对薄弱学校发展,扩增优质教育资源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推荐资讯

大家关注

关注官方微信